阿马尔菲眼线

l want to be a storyteller like others.And during that,l can create a little thing of my own.

【汤金】Gone Girl

高三前最后一次摸鱼了
@GinnySue  拖了非常久的点梗了,虽然这篇不算甜宠还是希望你喜欢!

“这次的时间,地点?”黑暗中Tom揽过身旁突然使床垫下陷的重量。

她缓和了一下呼吸,仍然闭着眼,“一条密道,时间不清楚,我没看见人,密道口被一幅画像封死了。”

“霍格沃茨没有我不知道的密道,目前没有通向霍格莫德的。”Tom起身按亮灯,递给她热巧克力,Ginny贪婪地喝着,每次时间穿越都耗尽了她全部的精力。冷色灯光下Tom毫不意外地发现血色在她脸上已经完全消失,那几颗雀斑更显眼了。

为什么最初他要收留这个女孩?她自称是一个时间旅行者在过去或未来时生下的女儿,她的灵魂存放在一具在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不存在的身体里。在五十年后,Tom即使已经容貌尽毁,灵魂残破不堪,不无苦涩地回忆起他第一次见到她时仍有一股不属于Voldemort的暗潮在他非人的躯体里涌动。

那时他第一次尝试分裂灵魂却以失败告终,在灼烧地狱般的痛苦中回到霍格沃茨,宿舍是回不去了,他在湖边倒下,下一秒钟冬日厚厚的湖冰就在他身后被击碎。他还来不及回头,一个浑身湿透的姑娘带着一身寒气紧挨着他倒下。月光太黯淡了,他刚看清一头带着冰屑的浓密红发,冻的神志不清的女孩追随着热源就一把抱住了猝不及防的Tom。

好吧,Tom承认他没有推开她除了因为她身上的冰水有镇痛效果外,还因为她的头发闻起来让人舍不得挪开脸。

在灯光下他仔细观察这姑娘,她看起来不超过十七岁,非常美,但美的像个粗鲁的格兰芬多傻瓜,浅褐色的皮肤和矫健的身体,过于浓密且不加梳理的红发和黑眉。但更奇怪的是,她穿的是起码十年前流行的从裙子改良来的女巫袍。Tom检查了她的口袋,手腕和脖颈(有一颗可爱的浅色痣),没有时间转换器。

Ginny放下杯子,抬起头亲吻Tom的嘴唇。这个吻满是热巧克力的甜香,和她的眼睛颜色一样。不过Ginny的眼睛除了颜色和巧克力再无相同点,去年她醒来时毫无惊慌地环顾四周,随后目光停留在Tom身上,她大笑起来,音色低的像个男孩。

"Tom Riddle?"她平静下来,眼睛里仍带笑意。

她的深色眼睛彻底改变了Tom对她的第一印象,那不是一双十七岁的眼睛,绝对不是。他无法形容她眼睛里的年龄感是怎样和顽皮的神态融合的,但那赋予了她绝非常人的气质——她仿佛是超越了时间。

所以他就相信了Ginny的话。她一边讲述自己无数次的穿越时间,试图回到自己灵魂原本的轨迹上去,一边大嚼奶油奶酪,讥笑着面对Tom警惕的眼神,仿佛在说:我为什么要花力气骗你呢?

"我从麻瓜图书馆借来了两本书。"Tom侧身从床头柜上拿来。

"弗洛伊德的理论让你吓了一跳吧?"

"他把梦里的那么多事物解释有性意味,无聊。"

"按照他的理论,分院仪式里每个小孩子戴上分院帽象征着什么?那是霍格沃茨还是浪荡学校啊?"

Ginny是个绝佳的伴侣,她从未刻意学习过什么知识,但经历了无限的岁月后她渊博的惊人。虽然她的才智平平——Tom所做的魔法实验她提不出什么建设性建议,但她能清楚地回忆起早已失传的咒语,随口说出铃兰草未记录在册的功效。Tom真想把她永远困在寝室里,他每次推门进去时Ginny只穿着一件Tom的衬衣靠着床头或沙发上看书,铜色的发卷披散至腰,浅棕色的大腿诱惑着他去亲吻——

但Ginny的时间旅行是不受她控制的,她只会在1952年的霍格沃茨停留一段时间(一个月?半年?还是Tom的一生?不知道),这期间她还会做无数次短期的时间旅行,每一次都在追踪她本应托生的那具躯体

“我离得越来越近了。”

“之后会怎样?”

“重新托生成一个正常人,她叫Ginny,姓我不知道。”

“会失去你之前所有的记忆吗?”

“我想是这样。”Ginny看着Tom的眼睛,他知道自己的脆弱和眷恋都被她看透了,但Tom哪怕失去一片灵魂也不愿意醒来发现她永远地消失——

但她还是永远的消失了。

五十年后,霍格沃茨大战中Voldemort取胜。Ginny Weasley从昏厥中醒来出乎意料的发现自己并未被关进地牢,而是在一个舒适的房间里。

“Voldemort想干什么?”Ginny站起来环顾四周,这里并不像一间牢房,甚至还有一扇打开的窗户。

这时门开了。

end


原谅我的虎头蛇尾😓这是我高三前最后的时间了,等高考完我还要写后续,战后囚禁简直完美戳中我的斯德哥尔摩情结。

点梗

是的我知道我还有一堆点梗没写但是我已经瓶颈很久了——需要各位的奇思妙想。
老伏相关cp都可以,bgbl都可以,只要我觉得有门儿的梗都会写。
但是什么时候产出真的难说😓

【汤/伏哈】Bottom Up(上)

暂时是(上)(其实是目前编不下去了)

Tom把大段半干的文字圈起来重重地打了个叉,笔尖干涩的连个叉都打不利索,他气的直接把撕下羊皮纸揉成一团。

他后悔足足一个月没动笔写一个字,讨好春心荡漾的老太婆并不是件太难的事情,但由于这是件私活,他得利用被博金兄弟压榨完的时间碎渣完成,因而写作的事就搁置了。

真正的理由是他碰上瓶颈期了。

任何一个创作者,哪怕是像Tom Riddle这样傲慢自大用法语当笔名的创作者,也都清楚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它悄无声息地溜进你的房间(阴冷潮湿,房租从工资里扣),融化在墨水瓶里,或者干脆化成无色的蒸汽,一点一点地侵占地盘,等到有一天你终于惊觉,它已经随着血液循环在大脑里留下一个挥之不去的烙印了。

Tom再次翻开笔记本,死线就在不远的周末,如果他让杂志开了天窗绝对会被扫地出门——梅林知道他花了多少功夫才得到写专栏的机会。英俊的长相和智商让他在学校如鱼得水,但是出了校门就不是这样了,出版业讲究的是天赋和人脉,而偏偏Tom哪一样都平平无奇。

只是暂时的而已。Tom做了个深呼吸,他再次提笔,试图好好的描写Harry梦见Voldemort后的惊恐。

他感觉胃里像滑进了一块冰。

闪亮的墨迹立刻渗了下去,纸面上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也许其他人仅仅觉得惊奇,但是Tom立刻联想到他两年前的小说《哈利波特与密室》。

这可能吗?Tom手心开始发汗,他抽出魔杖点了点笔记本“原型立显。”随后又试了几种检验黑魔法痕迹的咒,什么也没有。

他试探地在写下一行字:你好,我的名字是Tom Riddle

这行字被笔记本吸收了,随后一行更加歪斜的字迹出现了,仿佛有一双透明的手在Tom面前写字。

你好,我的名字是Harry Potter。

Tom一时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措辞。但是笔记本对面的Harry Potter正在落笔:

我并不会感觉到‘胃里滑进一块冰’,你该改改这种修辞啦,毕竟这不能算是儿童文学了吧。

你究竟是谁?

你的作品的主人公 ,《哈利波特》的主人公,我相信你肯定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我也花了挺长时间才接受我是一部小说里的人物。

Tom很快接受了他的小说人物正在和他对话的事实,并且很快了解到了更多。Harry二年级的时候Dobby把袜子里的日记本还给了Harry,而他翻开日记本,发现自己这一年的生活都被以第三人称小说的形式记录在了刚刚挨了一牙的日记本上,那上面连Harry的心理活动都描写的那么精准,就好像——

好像你是被创造出来的。

没错。

但是我并没有写Dobby把日记本还给你。

这就是关键。我读《哈利波特与密室》的时候就发现,你并不能把我每天二十四小时的每一动态都记录下来,在那些时刻,就会发生一些不受你控制也不影响主线的事情。

比如说?

我暑假的时候在麻瓜图书馆读完了《好笑的爱》。

你不会真的觉得我会叼着根狗尾巴草在德斯利家门口坐等开学吧?

我没有考虑过这一点。

和他交谈的Harry与Tom构思的相当不同,他狡猾的像蛇,有时又温驯的像鸽子。唯独不像Tom一直小心营造的幼稚男孩。

Harry也会和他抱怨变形课的枯燥和洛丽斯夫人,Tom也会指点一下他的魔药论文,Tom有时几乎真的以为他在和一个霍格沃茨的学弟通信,直到一些句子把他点醒——

我很高兴你把秋写成我的初恋,我喜欢她的头发。

不客气。

但我怀疑这段恋情不会长久。毕竟我已经习惯每天晚上用‘上帝’视角过一遍我的生活了。

或者是——

如果我自杀了呢,Tom?我会不会从手腕里流出墨水?然后笔记本化为乌有?

但他的确是一个好的“笔友”,即使Tom并不习惯于向人倾吐心声,他也不介意和Harry聊聊他的真实想法。

我的责编一直要求我写青少年文学,所以你休想我会在书里写你的非主流思想。

这些非主流思想已经出现在我脑子里了,略略略。

看来你的责编想好好包装你嘛,《Harry Potter》很有人气吧?

目前是这样,但是除非我能在三个月内写出这一本,否则现在的读者就要流失的差不多了。

你谈论自己的作品就像谈论一盒包装好的小排一样,这样你是写不出有生命力的东西的。

我不许你这样说自己,亲爱的Harry。

别打岔,你做过‘人物调查问卷’吗?就是从“你的主人公喜欢咖啡还是南瓜汁”问到“怎样度过婚礼前一夜”的调查问卷。让你更了解你的人物。

你想看谁的回答?

Voldemort。

tbc

停更一段时间
遇到点事需要缓一缓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十言:

 真的是可以直接在原作者文章里修改……我之前还没想到这一层面


盐罐子:



2017年6月9日补充最新内容:


由于这篇文章发表后引起积极的讨论,很多人都向我询问了关于lofter知识共享协议的相关问题。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地说一下。




1. 每次我们用电脑端发文章时,左下角可以选择的那个就是【LOFTER知识共享协议】


如图:








2. 关于这六个协议,官方有明确说明,见:http://www.lofter.com/CreativeCommons







3. 其中第一条,如下图,很详细地说明了在lofter平台内最高级的版权保护协议内容。


从内容中不难看出,官方的意思是:即使是最严格的版权保护,别人依旧可以不经原作者同意,下载并二次发布他人原创作品,唯一对原作者的保障只有系统自带的署名和原文链接。


而这不管从哪个意义上说,都仍然是“非授权转载”。





4. 经实测,这六条共享协议并没有从技术层面对作者产生实际意义的保护。


说直白一点就是单纯好看。


即使是明确说明“该他人不能对作品做出任何形式修改”的【署名-非商业使用-禁止演绎 (by-nc-nd)】协议,依旧可以非常轻松地进行转载并对原文进行随意修改(不相信的可以自己去试一试)




我不知道可修改这件事是不是官方的bug,我只知道,即使是修复了这个bug,让转载变得无法修改原文,一键转载是无授权行为的实质依旧是不会改变的。


官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了,就是允许非授权转载。


这也是作者们这么多年来屡次向官方要求下放授权不被理睬的原因。


评论里有人说“所以说这么多就是把一键转载的权限下发给po主就能解决的事?”


没错,就是这样,但官方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是靠不住的,是不能指望的。作者们与LOFTER的沟通交流甚至是投诉建议已经断断续续地闹了好些年头,不是没有尝试过让官方改进,是官方已经明确了态度。


所以我罗里吧嗦写这么多不是为了让官方如何如何,而是只能转而诉诸于各位用户的自觉性,希望大家了解一键转载的实质,并谨慎使用。


谢谢。






--------------------------------------------------------------------------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以在这里拥有一片自己的园地。可以给每篇作品设定不同的产权标识,还可以添加作品保护。这在当时是非常让作者们惊喜的。


然在使用过程中,一些问题渐渐地暴露了出来,其中让我感到最苦恼的就是LOFTER的一键转载功能。


(早期叫“一键转载”,后来改叫“转载到我的主页”)




这个功能在读者和作者群里有着完全不同的反响,甚至在作者群体内也有不同的声音。


有人认为,文章能够被“一键转载”是读者所给予的最高的褒奖。这一点我不否认,毕竟能够被转载到主页上,应该是非常喜欢了。而且转载文章可以再给文章加一个点的热度,即小红心+小蓝手+转载=3点热度。因此很多读者会用这种方式对作者表达爱意。




但是这个功能给作者权益带来的侵害可能远大于爱意。




首先说说“一键转载”这个功能的实质。


其实就是【复制+二次发布+附上原文出处】的行为,而这种行为实质上是【无授权】的。


(“一键转载”把这个行为简化为一键完成,大大方便了这种无授权行为的发生,在某种程度上带有鼓励的意味)




很多人以为,转载时系统自动带上原地址就算是“授权”了,我认为这是有歧义的。


“授权”意味着“经过原作者同意”,而Lofter的一键转载,根本不需要经过作者同意。






“一键转载”这个功能从根本上说,等同于“在lofter平台内,所有作者强制、无差别开放转载授权”的霸王条款。




那么,这个霸王条款存在哪些隐患呢?


(这里主要阐述切实伤害到作者权益的部分,至于某些用户自己不产出,主要靠转载来蹭活跃度造成原作者不快的这类影响,暂不讨论)




· 首先,“一键转载”是无法关闭的。完全无视作者的意愿。同时也对文章的性质不加任何分类,全面强制开放授权,而并不是所有文章都适合被转载。


一些文章,我认为是比较合适开放转载授权的,例如教程贴、干货贴、资源帖等。本身作者写这些出来就是为了能传播出去,让更多人看到。其中资源整合、资料文献整理的文章,也不能算是发布者的原创作品,因而这类文章被转载我认为是合适的。又或者是玩接龙、拼文的太太,在小群体内互相开放转载也是完全OK的(这种可以视为作者已授权)


但还有一些比较私密的创作,例如小范围内分享的兴趣爱好,随笔的心情日记,或是送给某个朋友的贺文一类,被转载出去着实叫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 其次,“一键转载”到别人的主页时,虽然系统会自动带上原地址,但转载人是可以在原文里进行修改的,且毫无难度(被转载走的文章并不是生成了图片,或是不可修改的文件,而是单纯的文字档)。也就是说,只要我愿意,我就可以在转载别人文章时随意增减内容,表面上完全看不出来,依旧像是我转载了原文的样子。而原作者对此无能为力,甚至毫不知情,毕竟没有人会去逐个检查别人转载时有没有修改。


虽然我相信大部分读者转载时的动机都是单纯的,是出于对作品的喜爱,但由于同人圈人际关系复杂,很难保证不会有人钻这个空子,反过来对原作者造成伤害。毕竟往饼干里夹针、寄刀片这种事都会发生,更不要说篡改原文了。(这里可能有人认为我是杞人忧天夸大其词,这里举一个实例,之前我公开怼某雷文平台的时候,有人私信跟我反映,有些人为了挂对家的太太,不惜修改、拼接太太的文,甚至直接给太太的清水文加了一段肉。讲真这世界上神经病可能远多于你的想象。)




· 第三,也是比较明显的一个问题:就是当一篇文章被转载走之后,实际上它的管理权就已经不在原作者手中了。它表面上看起来像是微博的转发,实则是不折不扣的“二次发布” 。原文的重新编辑、修改或是删除,都不会影响到被转载走的文章,也正是因为这一特点,很多读者喜欢用转载的方式存文。


这里我要重点说一下,虽然大家都不希望自己关注的作者删除文章,但归根结底,作者是有权利删除(或修改)自己所写的文章的,也有权利不让自己的作品再在网上出现。而“一键转载”这个功能无疑是直接明目张胆地剥夺了这个权利。




那么就有人要问了,如果我非常喜欢某一篇作品,又担心原作者删除,想永久保存怎么办?


红心点太多,想看某篇文的时候找不到怎么办?


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好的方案:


①右键复制黏贴到自己电脑里的txt文档(并在任何情况下不进行公开、分享)


②如果嫌自己做txt太麻烦,也可以在“一键转载”时选择“仅自己可见”(且永远不进行公开)


总结来说,只要不形成“二次发布”的客观事实,自己收藏起来想怎么看都可以。


(PS:这里指的“都可以”是从保护作者权益的角度,单纯私人收藏是不侵害原作者权益的。不代表所有作者都喜欢被人转载到“仅自己可见”,因为即使是转载为“仅自己可见”,作者仍然会受到转载的提示。有一些作者甚至也不喜欢被人复制粘贴到txt。但这些都只是作者私人情感的层面,不做讨论,读者如果足够尊重原作者的感受,也可以多询问下作者的意向)




现在我不仅把禁止无权转载直接写在lofter的个人简介上,而且连每一篇更新的最后都会写标明禁止转载的注意事项。


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杜绝被转载的现象。只能靠大家自觉。


关于这个问题,我不止一次向LOFTER提过建议、发过邮件、私信,在微博上也艾特过,希望能更改成每篇文章单独设置是否开放授权,但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当然我并不是要指责这些转载的人,他们大多是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看到我写的声明。其中一些还特地写过私信来跟我道歉说明,非常感谢这些读者朋友的理解。


但有时候打开lofter通知,看到文章又被转载,真的非常破坏心情,也非常消磨写作的热情。




希望看到这里的朋友能够谨慎使用“一键转载”,使用前多看一眼作者有没有相关说明,如果作者没有禁止转载或者欢迎转载,我认为是可以转载的。


但如果作者明确表示不希望转载,也希望大家能够体谅作者的心情。




再次感谢大家,感谢每一个看到最后的朋友。


也感谢大家这些年在LOFTER送给我的小红心和小蓝手,有你们的鼓励支持,才有不断创作的我。


愿未来长久相伴。






PS:最后说一句,本篇文章单独开放转载授权。希望能让更多的人看到。谢谢。







copyright©2013-2017.SALT-SHAKER.All Rights Reserved




考的很理想哎会开车😄
但是之前格式化修罗场梗和汤金甜饼都没了
我慢慢码

没有淡圈啊!!
本宝宝一肚子的文还没有写!!!

最近忙期末一直没更文→_→
不过出轨梗已经写了半篇了,等到2月7号以后马上更,还有说好的车

下落不明③[罗生门设定]

我又回来填坑了!赶在17年的尾巴上               

前文①②链接见评论,因为用爪机所以只能放评论了

哈利黑化警告

我发现一到剧情里就超喜欢写美食,写美食文的时候一点动力都没有→_→

       
        
         “是的,我有预约…我的名字是金妮芙拉•斯科特。”
随后夹着两个手机的助理冲她点点头,放她进了罗德里格斯的画室。
         金妮理了理头发,虽然她藏在耳后的设施麻瓜不会察觉到,但是现在的情况容不得一点差错。
        “斯科特小姐,抱歉在隔间里和你会面,不过这里是惟一没有颜料和刮刀的地方了,又有两把沙发椅。对了,谢谢你们没有传唤我到警局去。”绮莉•罗德里格斯端着重重的托盘闪身进来,说这话时还异常灵巧地耸了一下肩。她坐下来,毫不讲究地倒了两大杯红茶,加奶加糖,大嚼苹果起酥,搅的茶泛起了白沫。兴奋的像是周末刚从寄宿学校放出来的小姑娘。
         “跟我谈谈你所了解的潘西帕金森,女士。”金妮公事公办地开口。
         “在一个皮条客的的小沙龙里我碰见了潘西,她给我做了一个预言,关于舞娘内衣款式的。后来她给我做过几次模特,报酬付的相当高,尽管我不觉得她的生活有所改善。”绮莉撇了下嘴,好像她漫不经心地谈论的女人仍行走在伦敦的某条大街上。
          废话。
          “她是职业模特吗?”金妮能听见装置另一端的私语声。时间的嘀嗒声就在耳旁,她不得不绷紧身体来克制急躁。
          “不是,但她很有派头,而且不会自作主张瞎摆姿势,我再也找不到这样的画模了。”
          “那她靠什么为生?”另一端传来几声叹息,金妮立刻意识到这个问题提蠢了。
          绮莉露出一个怜悯的眼神,再回答她时姿态也不一样了“我们通常不问这种问题。”
           “她有过吸毒史吗?”
           “我不知道,大概吧。不过既然她在北区混,死因不难调查吧。”
           看来麻瓜称呼巴黎的红灯区或贫民窟北区,金妮暗自记在心里,她需要再多知道一些这样的切口…她闭上眼睛,努力不去想哈利。
           “引出马尔福,必要的话说明你的真实身份。”金斯莱小声地说。
           金妮没有理会,她知道时间紧迫,但是潘西的问题很大…特浓咖啡和烟效果都不那么明显了,她暗自掐着手心,刺痛感提醒着她这是哈利失踪第三天了。
           女画家还在贪婪地进食,浓糖浆配厚煎饼,三合一红茶,酪心蛋挞,盛在马克杯里的可乐…她看起来就像撕扯猎物的狮子一样悚然,狭小的房间里无尽的精力和饥饿逼的金妮压低了呼吸。
           “你知道帕金森女士常和什么人来往,或者常在哪个地方露面吗?你有她的号码吗?”(该死的耳鸣)
           “韦斯莱在和马尔福的麻瓜未婚妻交涉…是的,她也认识帕金森…”谁又加入另一端了?
           “不知道。她的情人换的很勤,这是她的号码。”绮莉腾出一只手打开手机,金妮急忙摸出笔记本记,忽然意识到对方讶异的眼神。
           “我手机坏了。”她已经第二次犯错了,不顺,怎么都不顺手。
           “情况没那么糟,金。”赫敏小声地抚慰她,尽管连她自己都没有底气。

           
            哈利临走的眼神浮现在她脑海里,冷静而清醒,清澈的绿色里没有一丝阴影。
            “我很抱歉,金妮,”哈利甚至还挂着平日里温和的笑,手上却干脆利落地折断了她的魔杖,“现在我得给你施一个遗忘咒,昨天我激动到说的太多了。”
           金妮头疼欲裂,被昏迷咒效果消退后涌上来的一阵绝望与痛楚扼住了喉咙,随后记忆就模糊了。
            她的脑袋里被挖空了一块,非常重要的记忆…血冲击着那伤口,任何细微的声响都会在那缺口处引起晕眩的回荡声。
             她现在没有精力编织陷阱了,整个巫师世界也许因她的谨慎失去平衡…
             金妮直起身子,把手伸进口袋里握住魔杖,道:
            “罗德里格斯女士,你应该知道你的未婚夫德拉科马尔福属于巫师世界,而我是他那个世界的警察,我需要从你这里获取信息。”
            不出意料绮莉的脸凝固了,金妮扯掉赫敏和麻瓜保密法的传声装置,凝视着那双生褐色的瞳孔。

           

        “阿尔巴尼亚?”哈利问道。
        “别费力了,除非我愿意,否则你永远找不到我的。”脑子里的声音听起来像是被愉悦到了。
        “好啊,你就是这样展示你的诚意的。”哈利把玩着手上的魔杖。
        “难道我的紫衫木魔杖还不够?”
        “寒暄到此结束吧,我这次打开大脑是为了我们上次谈的那件事来的。”
        “好吧,我的男孩。你想知道点什么?”
        “那要看你想要什么作为回报了。”
        “嗯…我要一件圣诞节礼物。”
        “哇哦,打着丝带结的那种礼品盒吗?”
        “随便,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我寄到哪里呢?”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聊聊你的问题吧。”
        “我在哪里可以找到德拉科马尔福?”
         那边沉默了几秒钟,随后伏地魔总算收拾起他之前的语气“我以为你会问谁是新的虫尾巴。”
         “你从来不缺追随者。”
         那边的声线又放松下来,嘶嘶的声音挑拨着哈利的神经“他在利物浦的一个港口。”

               
             

        哈利找到满身油污,染过头发的德拉科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他毫不惊讶昔日死敌的出现,冲他点点头,手上的活一点不含糊“等船靠岸了再叙旧,波特。”
       “你现在还为伏地魔效力吗?”哈利皱着眉看向桌上这顿注定他买单的过于丰盛的餐点,。
        “准确的说是在潘西过世后,”德拉科毫无餐桌礼仪的狼吞虎咽热面包卷,想必司炉的伙食不怎么样。
         “所以潘西一直在顶替你的位置,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的是你,救世之星,你差点杀了金妮韦斯莱,背叛魔法部,消失在白色世界,就是为了来追踪黑巫师的?”
         “好奇而已。我要完成一件事…不过还不到时候,所以我找点乐子消磨时间。”
         德拉科显然并不信服,但他仍然点点头回应。
         餐桌气氛逐渐冷却下来,哈利对此毫不意外。他胳膊肘支住桌子,向马尔福倾过身去“帮我弄一个安全的麻瓜身份,随便哪个地方都行,我需要消失一段时间。”
         “你已经做到了。”
         “我一直在山洞里啃耗子,”哈利瞥了一眼一旁驼着背检查指甲的女侍,“我需要一个能接触到消息的身份,与世隔绝毫无用处。”
         “这做不到,我的完美失踪是建立在行贿和人脉的基础上,”马尔福隐隐在讥笑,“再说我为何要为你冒着风险?”
         哈利向他伸过手去,从袖口里抽出魔杖“你认识这根魔杖吧?”
         马尔福的神色立刻变得不可捉摸,他的喉结上下滑动,随后他推回了哈利的手“我会在一个星期内安排好。”
         “那么下周同一时间在这家餐馆见。作为感谢,我会保守秘密。”哈利向那个偷懒的黑眼睛姑娘招招手,“请把账单拿过来。”

               

         金妮从绮莉的记忆中抽出来,绮莉脖子一梗,弯腰吐了出来。
         金妮一挥魔杖试图清理掉,好吧,是不够顺手,不过不足以令她怀疑自己是个蹩脚巫师了。
         德拉科和潘西的联系比他们之前所设想的要复杂的多,晕眩…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连轴转。
          但是她看到了什么啊!她得立刻逮捕罗德里格斯,他们居然让如此重要的线人如同初生婴儿一样暴露了这么多年。
          “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九年来一直帮助德拉科马尔福和潘西帕金森保持联系。”绮莉站了起来,金妮惊恐地发现她手里握着自己的(准确说是罗恩的)魔杖。
          “给我,你不知道他们是多危险的恐怖分子!”
          “我比你清楚的多。”刚才还在虚弱的呕吐的女人此刻镇定自若地踱步,“韦斯莱小姐,你知道魔法界的古老家族会将哑炮子女送到麻瓜界吗?”

TBC
               
              
    
               
      

圣诞点梗!

伏哈梗都可以点,甜虐都行

只接受LVHP

产出时间就不确定了,下落不明还在码

我挑喜欢的梗写